作者:匿名1663次浏览

而反观如今的政治路线,这一智慧的体现也十分明显。我们讲求群众路线,讲求党民鱼水关系。实则即是当政者为政以下的生动写照。放低自己的位置,将自己真正融入到民众之中,想民之所想,急民之所急,以善下之慧统之治之,方能使民众犹如百川般注入当政者之海。使其广博浩淼,生生不息。上述种种,即是老子讲的“是以圣人欲上民,必以言下之。”因此,圣人要想在人民之上,必须对人民谦下。

铝道网】被唐太宗李世民视为镜子的魏征,曾给太宗上了一道奏疏,谏议皇帝欲成千古大业,须思考十个方面的问题。李世民视之如宝,常常反省自身,延用不误,终成千古一帝。细细思量这十项思考,对企业老总也不无裨益。
靠前项思考:诚能见可欲,则思知足以自戒;
老子讲不见可欲,使民心不乱,为无为,则无不治矣。一个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,俗话讲人心不足蛇吞象,做为企业负责人要能妥善管理好自己的欲望,不要在实力不足的时候,过分放纵,一味求高求快求大,结果反而将企业整死,或者将自己弄到万劫不复的地止。
第二项思考:将有作,则思知止以安人;
老子讲知足不辱,知止不怠,可以长久。作为企业老总,如果要上马什么项目,当感觉到有不妥的时候,不能强行上马,可以适时地歇歇马,阶段性地回顾回顾,是要继续前行,还是要果断叫停项目,如果一味强行,只能叫他人心不安。
第三项思考:念高危,则思谦冲而自牧;
老子讲其政闷闷,其民淳淳;其政察察,其民缺缺。老子又讲民之饥,以其上食税之多,是以饥。民之难治,以其上之有为,是以难治。民之轻死,以其上求生之厚,是以轻死。企业老总在企业中就是皇帝,一言一行的影响力,不可估量,因此需要谨言慎行,在企业里,职位越高的负责人,越是需要谦虚自省,不使自己的言行产生什么不良的后果。
第四项思考:惧满盈,则思江海下百川;
老子讲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,故能为百谷王。是以圣人欲上民,必以其言下之。欲先民,必以其身后之。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,江海只有把自己的地位放得低于百川,才能容得下百川之水。企业老总无须表现得比下属强,能从容任用能力强的下属才是真正的本事。
第五项思考:乐盘游,则思三驱以为度;
古代圣明君王在游猎的时候,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只举三张网,独留一面,任由能逃串的动物逃离,而不是赶尽杀绝,游乐有度,德行高著。企业老总在享乐的时候,也需要想一想下属们是否也能够偶尔乐上一乐,是谓关心员工的疾苦,劳资关系是没有错,但纯粹的“剥削”一定无法长久。
第六项思考:忧懈怠,则思慎始而敬终;
魏征在十思疏中言道凡百元首,承天景命,莫不殷忧而道著,功成而德衰,有善始者实繁,能克终者盖寡。俗话讲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。现实中做事情,往往开始的时候百端投入,慢慢开始懈怠,结果不如人意。老子讲圣人无为故无败,无执故无失。民之从事,常于几成而败之。不慎终也。故曰慎终如始,则无败事。企业老总特别是那些自己创业的人,当以此为箴言。
第七项思考:虑壅蔽,则思虚心以纳下;
鲁迅先生能做到勇敢地拿起手术刀,给自己做手术,然而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事实上,一个从很难发现关乎其自身的问题,更不会拿刀进行自我解剖。然而,这恰恰是成大事的关键所在。企业老总,位高权重,如果不能虚心,采纳下属的建议,甚至不让下属说话,搞一言堂,那企业离死就不远了。再说,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,在企业里,很多蚁穴,老总并不是较早知道的人,有些老总根本就无法知道,而下面的人却洞若观火。因此,老总需要虚起心来,让下面的人说话,采纳他们的正确意见,而这正是千古一帝的唐太宗所能做到,而绝大部分皇帝所没有做到的。
第八项思考:惧谗邪,则思正身以黜恶;
俗话说,苍蝇不盯无缝的蛋。如果企业老总能从来不偏听偏信,那么进谗言的人就会减少,如果企业老总自己公正廉明,一身正气,那么来进歪言邪言的人就会减少。汉代大儒董仲舒在给汉武帝献贤良三策中,首要是法天,其次就是正始,而正始的意思就是皇帝要想治理好国家,首先就要把自己治理好,而治理的精要在于一个正字,是谓正始。
第九项思考:恩所加,则思无因喜以谬赏;
恩在这儿的意思就是奖赏,古代对于皇帝而言叫做施恩。企业管理无非用人,而对于人的管理无非奖赏与惩罚。黄石公说,奖不服人,罚不甘心者叛。意思是奖赏要能够服人,如果不能服人的话,他们就可能做出非你所期待的事情。因此,赏与罚都应有所依据,不能乱来,在企业里,这个依据就是企业的管理基准,具体讲就是善于奖惩的管理制度。企业老总,绝不能因为喜欢某个人就奖赏某人,那样只会搞死企业,唐玄宗李隆基因为喜欢杨玉环,直到爱屋及乌喜欢并重用重赏杨氏一门,结果导致安史之乱,直接导致唐皇朝由兴盛到衰败,企业老总不可不以此为戒。
第十项思考:罚所及,则思无因怒而滥刑。
与赏一样,罚也要有依有据,切不可凭喜好行事。人都会发怒,但是处罚人的时候,却不能是因为愤怒、生气,所以才处罚。弘一大师讲,盛喜时,勿许人物,盛怒时,勿答人书,喜时之言是失信,怒时之言常失体。曹操在赤壁大战中,中了周瑜的反间,一怒之下,杀了统管水军的正副都督蔡冒与张允,结果只能找个不善水军治理的于禁担任水军都督,后悔莫及。对于企业老总,搞好自己的情绪管理,比企业内的其他任何人都来得重要。

那么,进一步思考。如何做到为政以下呢?“欲先民,必以身後之。”要想在人民之前领导人民,必须将自身置于人民之后。何谓置于人民之后?在笔者看来,即是要以人民利益为先。统治者与民众,即使不是两个完全的利益对立体,但利益冲突的存在却是不可避免的。而当利益冲突来袭时,究竟舍民取官还是舍官取民,即是“以身后之亦或前之”的问题了。

图片 1

而继续深究,为何“言下身后”之政即能够使“民不重而不害”呢?其在“不争”。对民谦下,不争的是地位;让利于民,不争的是利益。与民不争,则民亦不与之争。如是而已。跳出政治这个圈子,不争之慧亦能予我们以诸多启示。为人处事,不可锋芒毕露。实应含蓄内敛,以不争之心,谦虚待人,让利于人,自然会赢得他人的爱戴与尊敬。“以其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”说的即是这个道理。

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,故能为百谷王。是以圣人欲上民,必以言下之。欲先民,必以身後之。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,处前而民不害。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。以其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

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江海纳百川之流,成其博大胸怀。究其根本,则是江海处于下。水往低处流,百川汇集,自然成就了江海之广博。对此,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亦有着异曲同工的论述:“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,故能为百谷王。”江海之所以能够让百川汇集,因为它善于处在比百川地下的地方。所以能够让百川汇集。看似再为简单不过的自然现象,其中却蕴含着深刻的智慧与哲理——为人以下。

如若能做到“以言下之,以身后之”,即达到了老子眼中圣人之治的标准了。“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,处前而民不害。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。”因此,圣人在通知人民时,人民不会感到沉重;领导人民时,人民不会感到危害。所以,天下人都乐意推举他,而不讨厌他。这达到的亦是一种和谐的为政境界。各安其位,各司其职,是以天下为有道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